首页 日本篮球赛 德国建筑 伊朗文物 摩洛哥经济 法国军舰叙利亚景区 缅甸汽车 赞比亚足球 赞比亚军事 葡萄牙新闻 德国明星 阿根廷科学水果奶奶论坛热门电影麻城网站目录天天特价网贷平台教育免费试用

【专访】匈牙利学者塔马斯:欧尔班崛起是东欧

记者:admin 时间:2019-11-19 21:26  来源:未知
相关阅读德国建筑】:上海又一地标时尚艺术建筑满
阿根廷科学】:科学家开发出新型超分辨率显
伊朗文物】:防止难民潮匈牙利呼吁欧盟与
叙利亚景区】:注意南宁大王滩国家湿地公园
赞比亚军事】:中国与冈比亚恢复外交关系 外
叙利亚景区】:匈牙利第五所孔子学院揭牌
叙利亚景区】:匈牙利油气集团将购买雪佛龙
叙利亚景区】:匈牙利10月份通胀率29%

  

【专访】匈牙利学者塔马斯:欧尔班崛起是东欧转型幻灭的结果

  界面新闻:欧尔班首次当权是在九十年代后期,失势后又在2010年左右东山再起。在你看来,面对前后不同的形势,他再次当选的原因是否发生了变化? 就此而言,这些知识分子不必悲观。我认为与多元主义和自由相关的一些习俗和做法都很好,也已经根深蒂固,人们不愿就此再折腾。不管是我们还是别的东欧国家,都不会给独裁者复辟的机会,或者起码有所抵触。看一看最近土耳其、波兰和匈牙利的地方选举即可明白。哪怕威权政府有一定民望,至少大城市和年轻人也还在抵制独裁和威权的治理方式。总之形势没有那么简单。 许多民众认为现在不如以前好,这牵涉到一定的想象成分和怨怼心态,但怨气也来自事实。无论是私有化、议会政治还是多元主义和亲西方姿态,都有很多问题。我自己就是不满者之一。对我而言,看到自己这代人奉为圭臬、为之终身奋斗的事业到头来反而对多数人不利,不免有些苦涩。 界面新闻:能否谈一谈你与他的私交?你们最初是如何结识的?后来为何分道扬镳? 当然,过去六七十年来前人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如今也有许多工作正在推进当中。譬如,自我批评、重新评估什么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列宁和斯大林的实验等等,在这些方面肯定有不少比我更内行的人。我们既要理解话语,也要理解特定的现实,这些都并非易事。挑战主要是道德和理论上的,这非常考验理解力,也需要真正的思想,哪怕小群体也需要为此负起责任。 塔马斯:他并不是个民粹主义者。民粹主义意味着人人起来反对精英。但一个大半辈子都处于政治高位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反精英主义者?特朗普也不是民粹主义者,他取得了很多成功,他可能会一时得势,千百万人都在嘲笑他,但他毕竟还是一个领导人。 前不久埃尔多安来访时,警察封锁了布达佩斯全城,人们因为封路而无法回家,引起很大的民愤。高雅艺术博物馆晚上6点关门,但一般会等一会让访客们都出来。当天警察到点后就直接把门关了,里面的人无法离开,最后待到8点才被放出来,有人的孩子在学校里也没有人能接。换到五年前,欧尔班还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我了解他,他原本是个精明强干的人,但僵化和傲慢让他不再明智了。 在柏林墙倒塌三十周年之际,界面新闻重新走访了铁幕的东边。从纪念活动的柏林现场到民粹泛滥的东德小镇,从政策亲历者的口述到异见艺术家的表演,从经济转型的奇迹到社会融合的挣扎,我们站在现场去还原历史,我们拆解历史来反思当下。下一个十年,国际秩序将走向何方? 他成功的原因很简单。他早年就担任政府要职,可以借这个位置来宣扬极右的观点,并和德法等欧洲强国以及欧洲主流的自由民主秩序决裂。他在经济上非常成功,选举取得大胜,性格上偏向年轻化且富有活力,不像(前波兰总统)卡钦斯基就是个沉默寡言的老人,对外人缺乏吸引力。 匈牙利就十分典型,富有威权和保守色彩的欧尔班政府广受支持,至今已有十余年。但当公民注意到自由权的缩水以及权力的专横与腐败,譬如其面对平民的倨傲心态,这种支持就会弱化。失望固然要考虑,自由权虽有压缩,但人们仍视其为理所当然,哪怕他们对过去三十年相当失望且多有批评,也不愿意再失去这些自由。个人的自主与独立、自由地批评与发声以及做自己喜欢的事等精神仍然颠扑不破。以此观之,这些国家尽管有不满,也有对旧制度的追忆,但它们还是变了,和以前不是一回事。 后来自由派内部也分裂了。我们两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脱离了自由派,一个向左、一个向右了。大概是2000年左右,我们正式分道扬镳。到现在,我已经有快20年没和他见过面了。 如今,欧尔班特别强调匈牙利不同于西方,而更接近土耳其的世界。他的主要盟友是俄罗斯和土耳其,他也赞赏中亚的一些国家以及新加坡。这固然是选择性的,但都旨在强调我们匈牙利人并不真正属于欧洲,也不真正属于西方。这种做法成功了好一阵,但我想如今已经告一段落。在最近的地方选举里,左翼自由派联盟在首都布达佩斯大获全胜,在其他47个省级重镇也有类似进展,对欧尔班的势头有所遏制。他或许还能当选总理,但不再能掌握绝对权力。波兰、斯洛伐克、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等国最近也有类似的势头,土耳其最近也发生了两场库尔德人反对埃尔多安的游行。自由派有复苏迹象。 他活跃其中的联盟,级别比匈牙利通常参与的联盟要高不少,这确实是一种成功,而他也非常享受自己的成功。他和西欧的极也进行了大胆的联合。例如奥地利自由党、萨尔维尼乃至于英美的极。法国的勒庞可能是个例外,两人要走到一起还有难度,但总体而言他和别的极都能交好。此外,他对欧洲极的智识和精神领袖也持欢迎态度,不论是英国、德国、北欧还是美国,只要是持极右观点的学者和作家,他都一概接纳。 “在前苏东国家的后转型中,欧尔班的崛起正是民众失望、祛魅、幻灭和愤怒的体现。”2019年11月的柏林墙倒塌三十周年之际,塔马斯在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表示,“我们曾是朋友,但今天的欧尔班跟当年已经大不一样。” 全世界的独裁者都应当吸取这方面的教训。比如在中东,阿拉伯的革命虽然失败,但它毕竟发生了,看看现在黎巴嫩和埃及的情况即可知。独裁者的短暂成功只是一个序章而已。人们在革命和表达不满时未必抱有很高的期望,但这些行动也并非虚晃一枪,事情向来就是如此。 美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在大学里有一定地位。这不常见,譬如20年前我们就看不到这种情况。至于其未来会如何发展,目前还难有定论。不过,在马克思主义壮大的同时,极也在兴起,且他们的声势显然比我们要大得多,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是尤其猖獗的。如今到处都弥漫着仇恨、敌意和怀疑心态,气氛相当恶劣,这种情形自波兰、捷克、罗马尼亚和匈牙利国内的政治对立加剧、爆发大规模游行以来变得更加显著。东欧没有3年前那么稳定了,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斯洛伐克有两名记者被暗杀,引发大规模游行,改写了该国的整个政治格局。此外,令人吃惊的是反腐败游行也无处不在,如塞尔维亚、罗马尼亚和捷克等。有一些东西正在酝酿当中,目前虽然无法说清它们究竟是什么,但我们必定能看到某些变化。 年轻人尤其对政府没有好感,全世界几乎都是这样,他们正变得像1968年一样,反对各种建制派。不论是我的学生、青年朋友还是孩子,没有人支持这种高度狭隘的、画地为牢的民族主义。 界面新闻:许多第三世界知识分子都对苏东国家现状很有兴趣,认为其或可为它们本国迈向民主改革提供参照。但近年来民粹主义的崛起似乎让人有些失望。你对此有什么评论吗? 塔马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正病入膏肓。以前有人认为,真正自由和民主的政权可以与资本主义和平共处,但情况并非如此。跟马克思类似,我更关注系统而非个人的动机。人们的不满情绪各有来由,比如埋怨外来者。我不是太在意外来的影响,这种影响随时都存在,是有史以来就有的现象,而不是眼下独有的。匈牙利是小国,西方的影响是免不了的,16世纪之后又受到奥斯曼帝国的收编。但人们容易认定,问题不在自己,而在别人。这算是人类的一个劣根性,就好比婚内夫妻吵架相互责备一样。 1989年8月的“泛欧野餐”之后,匈牙利将其边境大门象征性地打开,数千名东德人得以经此逃往西德——评论家称,是匈牙利敲下了柏林墙的第一块砖。随着冷战结束,匈牙利也开始了自身的改革和转型。但三十年过去,今天国际舞台上的匈牙利却往往与激进、反民主、反移民、极右翼等标签相关联。欧尔班本人的经历折射和引领了这种转变:从自由式民主的信仰者变成了民粹主义当权者。《纽约时报》称,“没有人比欧尔班更能体现后东欧的愤怒方向。” 塔马斯:欧尔班之前,右翼政党都太弱了。他的崛起摧毁了一些小的右翼党派,整合了右翼的资源,因此得以迅速壮大。2010年以来,欧尔班的一系列作为已经让政府变了样。波兰、匈牙利和归属于前南斯拉夫的部分地区都有类似的保守化倾向,最主要是民族主义和国家自豪感的复兴,这在匈牙利特别突出。此外,东欧各国对欧盟的敌意也有所抬头,其态度是经济上接纳、政治上抵制。除了欧尔班,前波兰总统卡钦斯基、捷克总理巴比什等,也在性别政治、女性和同性恋地位以及排外——尤其是针对黑人——等方面奉行保守的立场。难民问题对是一大利好,他们借此煽动民意、鼓吹民族主义的排外心态,而这也是大大小小的民族主义者的本质。 11月的时候,匈牙利已经初步建立了民主制度,而德国才刚刚开始。我们当时已经确信自己取得了胜利,击败了旧政权,东德是落在我们后面的。 中东欧人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是人口流失。捷克人、罗马尼亚人和波兰人都在移民。10年前罗马尼亚的人口是2300万,如今只有1700万,整整600万人离开了。它有许多地区都空壳化了,村庄成了无人区,楼房被废弃,由于无人管理,教堂因天气原因损毁。这确实是悲剧性的。它是一种软性的、无声的反抗,表达了对现状的不满。 塔马斯:比较间接。我的学术活动受到一定影响,但不是特别严重。我好些年都没法在大学里工作。我们会举行纪念活动,而政府也会打压,他们向来如此。我1989年前也没有工作,受到过警察的监视,但我自己对此并不太敏感,因为我知道他们的分寸,我虽然厌恶这种做法,但并没有表现得俨然自己就是唯一丧失尊严的人。受害的人不在少数,其中大部分是普通人。也有一些像我这样有一定名气的知识分子,我对此并不抱怨。记者手记:巴格达街头的伊朗色彩.., 值得注意的是也在复苏,虽然形势尚不明朗。例如去年12月布达佩斯的游行里,有三处举起了红旗,这在1989年之后尚属首次。青年登上了舞台,我本人也属于。走上街头公开自己的马克思主义和立场是今天很缺乏的东西。 塔马斯:我很兴奋,但完全谈不上惊讶。它声势浩大,也有一定戏剧性,但两德统一的趋势在当时是很明显的,但凡懂一点政治的人就能明白。 塔马斯:我认为民粹主义这个词有一定误导性。它抹杀了左的差别,而这也是其为何极端化的原因所在。现今形势非常复杂,一方面人们有不满,在前苏东国家的后转型中,欧尔班的崛起正是民众失望、祛魅、幻灭和愤怒的体现。另一方面,如果要他们为此而放弃基本的自由、他们又无法接受。 塔马斯:团结是关键。从技术方面看,欧尔班的反对派原本不够团结。如今成立了联盟,奠定了获胜的人数基础,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其他国家也有类似趋势,例如波兰也有反对党联盟,但不如我们成功。反对派联盟中也有分裂,目前的处境迫使他们共同采取行动。至于他们具体能走多远,我暂时持观望态度。另一方面,独裁统治有一条普遍规律,不管它取得了怎样的成功,随着时间的推移,它都会越轨、变得暴虐且反复无常、不关心人民以及失去统治的能力。 人们不会容忍这种做法,匈牙利已经不是一个会因言获罪的国家了,表达抗议的方式也多样化。我因为公开对现政权表示反对,当然结果就是我很穷,无法在匈牙利的大学里拿到教职。不过也仅限于此,我还不至于坐牢,我的退休金很微薄,生活比较拮据,同行一般不至于像我这样。那都不要紧。我能将就过日子,这就够了。 1989年东欧巨变期间的布达佩斯街头,两位年轻的匈牙利反对派领袖走在示威队伍的前沿。冲突忽然加剧,警方开始殴打其中的一位领袖。另一位领袖挺身而出,用身体帮他的同伴挡掉了致命的几次击打,而他自己险些送命。 东德情况也类似,极左极右政党都有所抬头,建制派逐渐失势。这在德国最近几次州选举里就有充分体现。只有西德人才会庆祝柏林墙倒塌30周年。人们宁可不去谈论它。对它感兴趣的更多是政客和媒体,这略显尴尬但却是事实。 塔马斯:比如法国,马克思主义在法国的热度要弱一些,如今法国是最反动的国家之一,已经远离了它的传统。它以往是革命的,但现在不一样了,甚至有了法西斯主义政党。德国和英美稍有不同。 但在匈牙利,民众其实并不太在乎欧尔班在这方面的国际“成就”,他们更在乎的还是匈牙利的国内议题。与之相比,西方主流媒体眼里的他简直就是个怪物。 界面新闻:在西方媒体的表述中,欧尔班不仅是个独裁者,他似乎也是欧洲民粹主义阵营里的灵魂人物。他是怎么做到的? 政府在电视上高调宣布要与叛徒划清界限,后者不是愚蠢的就是被误导了,或者是腐化堕落的,但其中大部分人根本就谈不上是叛徒。人们现在不吃这一套了,只要风险不太大,他们便会果断逃离自己的国家。 界面新闻:你刚才提到了欧尔班维持民望的策略。他想要的似乎是一种独属于匈牙利人的价值观,但他的言行又似乎时常打架。在你看来,他究竟想建构一套怎样的话语? 多年以后,这位挺身而出的反对派领袖站到了政治舞台的中央——他就是56岁的匈牙利现任总理欧尔班(Orbán Viktor Mihály)。已数度出任总理的欧尔班是匈牙利在过去三十年里最重要的政治家,但也被当今西方社会广泛视为民粹主义的代名词。而那位当年被欧尔班保护的领袖也早已与他彻底决裂——塔马斯(Gáspár Miklós Tamás),欧尔班最有力的反对者、匈牙利当代最知名的左翼公共知识分子之一。 当然,不少人都会吃排外这一套。但即便赢下了选举,也还得面临如何治理的问题。当一个国家变得很穷,医疗、教育、基建都荒废了,不平等正在扩大,就会出问题,人们就会用脚投票。 界面新闻:2000年左右,你本人从自由民主主义者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原因何在? 塔马斯:我们曾是朋友,但今天的欧尔班跟当年已经大不一样。80年代末的时候,我们还都是自由派,是同道,也都在党内担任领导要职。我所在的党比他的要大一些。他年龄更小,也更有活力,我当时就预见到他会有很光明的政治前途,他无疑是一个意志坚强、多谋善断的人,口才也很好。我们那时并非特别亲密,但也算普通好友。 【编者按】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轰然倒下。它不仅开启了两德统一的进程,也象征着冷战时期的结束。但历史并未像福山所言“自此终结”——三十年过去,民粹在各国迅速崛起,新冷战似乎一触即发。 要理解民粹主义在旧日铁幕东边的兴起,或许还需要回到匈牙利、理解欧尔班,作为不同政见者的塔马斯正提供了一扇难得的窗口。今年70岁的塔马斯早年毕业于牛津大学,后回到匈牙利从政。在社会主义末期,他担任了自由民主主义者联盟的,后任职于改革之后的第一届匈牙利议会。但在职业生涯后期,他逐渐从一名自由民主主义者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因为感到“资本主义正病入膏肓”。 欧尔班通过整合右翼上台,之后的策略却发生了变化。他以动员(mobilization)开始,以遣散(demobilization)告终。他不想要运动,像所有的独裁者那样,他想要安静一点儿。他想要人们跟随他,却不生产噪音。他也因此变得非常保守和短视。 界面新闻:1989年听到柏林墙倒塌的消息时,您是否感到惊讶?柏林墙的倒塌对当时匈牙利国内的运动有影响吗? 塔马斯:讨论几乎没有。在前苏东各国,1989年的体制巨变,之后却是失望和幻灭,公共舆论将其视为一场败局。认为变革导致了国家认同和传统的丧失,政治上缺少独立性,对西方过度依赖。认为1989年以后生活水平下滑、不平等加剧以及腐败猖獗都要归咎于当年的变革。 它不欢迎任何外国人,也不欢迎任何外国援助,还拒斥一切外国文化的影响,对女权主义尤其排斥,反对环保主义以及拒绝马克思。原因并不是“它们错了”,而是“它们是外来的”。“国际主义”是这个政权眼中最为肮脏的词。所以说,这是个非常反动的政权。 塔马斯:历史上我们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只有一些局部。其历史非常复杂,譬如所谓“穷人的福利国家”,我倾向于这么称呼。它是平等主义的,但并非社会主义。它没有废除财产权,也没有动摇商品生产和雇佣劳动之类的东西。我和其他一些人一样,将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批判工具,它在匈牙利的影响可能稍微弱一些,但在东德、捷克、前南斯拉夫乃至于罗马尼亚、俄罗斯等地,马克思主义的社团正在增多,相应的文化氛围也在复兴,涌现出了各种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神学、哲学、经济学等。它在匈牙利的影响也在逐步扩大,一开始的时候我几乎是孤军奋战。我们仍然是少数,匈牙利目前没有大的马克思主义或社会主义运动,但并非悄无声息。譬如有一些新的网站和书籍,声势上固然不如塞尔维亚、捷克或东德,但仍有一定能见度。 塔马斯:我们并没有组建政府的打算,我们也不打算夺取权力,所面临的挑战并不具有传统意义上的政治性。我之所以谈到,是因为它规模虽小,但却表明了气氛或心态上的某些变化。 现在我们年龄都大了。1970年代我们刚成为自由派的时候,它还是非法的。欧尔班当时还是个孩子。不过即使那时,欧尔班可能最多也就是个空谈理论的自由派,算不上真正的自由派。

.
【编辑:admin】
阅读推荐